() 随着丁丁当当、咔啦咔啦一阵响动,一部升降梯降落到他们面前,金色的栅栏门轻轻滑开,艾伦一行人一起走进了升降梯。升降梯慢慢上升,链条卡啦啦作响。随着升降梯一层一层的打开,几个巫师走了进来,见到艾伦他们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随即便被狼妈几人不动声色地挡在了外围。几架纸飞机嗖嗖地飞进了升降梯,围绕着他们的头顶慢悠悠地飞行,它们的颜色是一种浅紫色,机翼边上盖着魔法部的戳记。

“第四层神奇动物管理控制司,包括野兽异类和幽灵办公室、妖精联络处和害虫咨询处。”随着冰冷的女声响起,艾伦他们走出了升降梯,一小群字条也跟着飞了出去,升降梯的门又哐啷啷关上了。

和刚刚神秘事务司空荡荡的走廊截然不同,在这条走廊上热闹的很,除了那些嗖嗖飞行的纸飞机,还有各种神奇生物嘶吼的声音、巫师们叫嚷的声音。

“艾伦哈里斯先生,真高兴见到你,是来找司长的吗?”刚刚从洗手间出来的阿莫斯迪戈里先生见到艾伦连忙扶了扶眼镜走了过来迎接,他一边掏出手帕,擦干了自己**的手,他一头微卷的棕色短发整整齐齐的梳拢在鸭舌帽下。

“是的,我来找她。”艾伦主动伸出手,和阿莫斯迪戈里先生握手。

“我来带你进去。”阿莫斯迪戈里先生局促地搓搓手,当初他可以以长辈身份点评的男孩早已经是炙手可热的人物了。

“我们神奇动物管理控制司是魔法部的第二大司。我们设有异类办公室、野兽办公室和幽灵办公室。”随着阿莫斯的介绍,他们路过了一间办公室。有着黝黑面孔、尖尖的胡子,手脚特别长的妖精们穿着得体的西装在进出,还有一些小矮妖把玩着金币在门口排队等候。

“那是妖精联络处,是异类办公室的下属部门。”阿莫斯的下巴对着那间办公室点了点,又有些沉默了。

“马人联络办公室?”在拐角处的一个小办公室门牌吸引了艾伦的注意力。

“尽管存在马人联络办公室这个部门,但是从没有马人使用,在魔法部中,被送到马人联络办公室已经成为了一则内部笑话,意思是提到的这个人随即将被开除。”阿莫斯嗤笑一声,随即又觉得自己好像太放肆了,笑容僵在了脸上。

“塞德里克学长最近在赛场上的表现非常出色,作为蒙特罗斯喜鹊队的新人找球手,才刚接触职业强度的正式训练就学会了很多人一辈子用不出来的招数,他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魁地奇球员。”艾伦看透了阿莫斯的心思,于是选择了夸奖塞德里克来缓解对方的尴尬。

一谈到自己的儿子,阿莫斯便有些兴奋,赛德里克可谓是迪戈里家族的骄傲。在上学的时候他品行兼优,而毕业之后更是成为了职业魁地奇球员,并且很快获得了主力位置在赛场上大放光彩。

清纯可爱学生妹户外吹泡泡唯美写真摄影

不论走到哪里,阿莫斯听到的都是对赛德里克的表扬,儿子已经成为了他这一生中最优秀的作品。一听到艾伦讲到赛德里克,他便不由得兴奋起来,“过奖了,不过塞德里克的确很出色,在每一场比赛他都能抓到金色飞贼,教练和队友都非常信任他。你们看了哈里斯电视台最近的魁地奇赛事集锦吗?不算上最后抓住金色飞贼,光飞行特写塞德里克就有六个精彩镜头呢……”

随着阿莫斯对自己儿子的各种夸赞,艾伦他们左拐,拐入一条狭窄的石廊,“只要有塞德里克在的比赛,抓住金色飞贼的必然是他,他就是胜利的保证。我家塞德里克绝对是世界上最出色的找球手。”阿莫斯已经有些得意忘形了。

“哈!”佩内洛红唇轻扬,冷哼一声,提醒阿莫斯,他是在谁面前胯下海口。

阿莫斯迪戈里心下一惊,连忙抬头看向艾伦,发现对方依旧是温和地微笑着,稍稍放下了心中的忐忑,有些不情愿地承认道:“当然,塞德里克是除了艾伦哈里斯先生外最好的找球手。”

“抱歉,让让让让,紧急任务。”迎面跑来四五个身材魁梧的巫师,他们身着黑色制服,握着魔杖,有的还抱着一个折叠好的大网兜,他们快速地向电梯的方向奔去。

“那是食尸鬼别动队,这一定是有任务。这支别动队负责赶走那些已经流转到麻瓜手中的住宅里的食尸鬼。”阿莫斯松口气般介绍道。

这时他们已经走到了走廊的最里面,推开了一扇门走进去后,随着门关上的声音,所有的喧嚣都被关在了门后,再走了一小段路后,只见一道门,门牌上写着“司长办公室”。

阿莫斯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抬手敲门,门内传来一声冷凝而严肃的女声,“请进。”

“司长,艾伦哈里斯先生来访。”阿莫斯打开门说道,同时让开了地方,让艾伦的身形出现在约瑟芬哈里斯的面前,保护伞小队则自觉停在了门口,没有进入,做出了守卫的姿态。

约瑟芬本来正低头批改着文件,闻言立刻抬头站起身,绕过了宽大的办公桌,走了出来,惊讶地问道:“艾伦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今天到神秘事物司就职,就过来看下你。”艾伦走了进去,佩内洛带着卢娜进入了房间内一边的沙发上,让疯姑娘窝了起来,佩内洛自己则像是对这间办公室很熟悉一般,取了茶具开始在一边给其他人泡起了红茶。

约瑟芬见状,明白艾伦是有事相商,于是对着阿莫斯迪戈里说道:“谢谢你阿莫斯。”

“司长,不打扰你们交谈了,我还有事情要处理,请容许我先行离开。”阿莫斯迪戈里很有眼色地告辞,他知道这样的场合是自己该避开的时候,在约瑟芬点头后,他对艾伦笑笑转身离开,同时体贴地为他们带上了门。

“艾伦,你们怎么今天到我这里来了?”约瑟芬招呼着艾伦坐在了办公桌前。

“约瑟芬姑妈,我有些事情想请你帮忙。我们想改变一下海莲娜现在的状态,至少让她能碰到点东西,所以需要一些实验品,像是女鬼或是皮皮鬼那种调皮捣蛋鬼(peist)都行。”艾伦解释自己的来意。

“你们是该好好补偿下她。”约瑟芬哈里斯的手托在了下巴上,“调皮捣蛋鬼不好找,你知道的,它们的出现地点通常那里居住着大量的青少年,调皮捣蛋鬼会与‘建筑’一同出现,或者在某个时候决定搬进去它们在生物中被归类为‘非存在’,女鬼倒是问题不大,我找一下幽灵办公室的人,他们是负责处理所有与灵类魔法生物有关的事物和问题。反正,幽灵们也不认为自己是人,他们曾经反对将自己划归为人,他们认为这带有一种他们已经是‘明日黄花’的偏见,于是我们将他们单独作为一类划分出来并成立了幽灵办公室。不过得小心些,女鬼(banshee)是一种黑暗生物,在爱尔兰和苏格兰区域经常出现,这种生物虽然看起来像一个女人,但听到她的叫声却是致命的起码对普通巫师来说是致命的,所以你试验的时候记得小心一些别让其他人听到叫声了。”

约瑟芬一口应下,这属于她的管辖范畴,虽然要活捉一只女鬼稍有麻烦,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大不了自己亲自参与抓捕行动即可,然后她看了看房间内那台赫姆勒落地钟上的时间后对自己的侄子询问到:“艾伦,倒是今天下午有一场审判,你作为威森加摩成员之一,要不要列席?”

“是什么内容?”艾伦问道。

“因为摄魂怪反叛,投靠了伏地魔,不再看守阿兹卡班,囚犯都跑了出来,有些人被傲罗们抓了回来,但也有一些直接加入了伏地魔那一方。不过今天下午要审判的是那些逃出了监狱又自己跑到魔法部投案的,其中有巴蒂克劳奇,他逃离了阿兹卡班后又自动投案……下午三点,第三审判室。”

“好的,约瑟芬姑妈,我去露露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