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要地浏览了藏书室,艾伦遗憾地发现,这里的书籍,他部都有。

见状,小天狼星说道,“我保证,接下来你一定会有收获。”

“好啊。”艾伦温和地笑道。

小天狼星带着艾伦,穿过黑暗的楼梯,重新走回了一楼。

他望着艾伦,警告道:“接下来,可能会有点儿吵。”

艾伦不解地望着他,只见小天狼星忽然踹开了那把雨伞架,拉开了帘子。

“败家子、没头脑的蠢货、玷污了我的房子”布莱克夫人的肖像尖叫起来。

随着帘子的完拉开,她一眼看到了站到正前方的艾伦:“纯血?唔很眼熟。”

艾伦悚然而惊,难不成她还能看到自己的灵魂?

“是谁呢,啊,哈里斯家族的小崽子!”她忽然神经质地笑起来,“哈里斯,杂种,混血的,脏货!”

艾伦莫名其妙,虽然他并不追求什么纯血统,但他一家都是纯血巫师啊!

“德国和英国的杂交后代,都是巫师就是纯血了吗?只有我们布莱克,才是真正的纯血家族。我们生而高贵!”

山野溪水间光脚美眉戏水湿身照

她又是一阵咒骂。

艾伦恍然,怪不得身为纯血家族,哈里斯一家的权势远不如其他家。

根本原因在这里啊,他们的祖上竟然又德国的血统。

布莱克在画像的背面摸索着,艾伦看不到他的动作。

蓦地,他往后一跳,布莱克夫人竟然从画像中爬出了半个身子,张牙舞爪地。

猝不及防之下,艾伦险些被她抓了个正着。

“哦,抱歉!”布莱克不好意思地说。

“没关系。”艾伦心有余悸地后退了两步。

神经质的中老年妇女,太恐怖了!

布莱克夫人的画像突然转了个圈。

她的身影彻底地消失了,只留下“败家子、叛徒……”之类的余音在室内回荡。

艾伦这才明白,布莱克家族的密室竟然就在一楼,在最显眼的位置。

“只有性格最恶劣、最尖酸刻薄的人,才能守在这张画像里。很少有人能像我妈妈这样坚持如此之久,甚至乐在其中。”布莱克无奈地说。

“真妙,这个主意真妙。”艾伦由衷地称赞。

任凭是谁,都难以抵挡布莱克夫人的咒骂和尖叫声。

恐怕将它快速遮掩都嫌慢,更不会去细看这幅画像后有什么名堂了。

这幅画像后面的入口大约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过。

布莱克头一个钻进去,艾伦紧随其后。

虽然入口狭窄,但是往前走几步,通道就变宽了。

这里的地势呈斜坡状,越往下越宽敞。

不过这时,布莱克和艾伦还不得不弯着腰前进,而且勉勉强强可以并行。

这样又往前走了一百五十步,他们突然被喊声喝住了:“口令?”

与此同时,他们看到了一根魔杖在黑暗中闪闪发亮,是艾伦魔杖的反光。

一面镜子出现在了他们面前,但是里面只有布莱克的身影,没有艾伦。

“最古老而高贵的布莱克家族,永远纯洁。”小天狼星冷漠地道。

镜子突然泛起了粼粼波光,化作了一片光幕。

“我们进去吧。”小天狼星对艾伦说道。

看到艾伦探究的眼神,小天狼星解释道:“只有真正的、纯血统的布莱克才能打开这道镜门。那句口令并没有多么重要,不过是他们喜欢听罢了。”

他们踏入的一瞬间,墙上的火把就自动燃烧起来。

一切都清晰可辨。

在他们的眼前,一字排开了三座拱门,中间为正门。

这些拱门的一侧,就是小天狼星和艾伦所在的走廊,另一侧对着方形大厅。

那大厅四周布列着凹槽,凹槽通向中央立着的三块巨石。

布莱克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把匕首,一下子割破了自己的手臂,鲜血汩汩地流出,滴入了凹槽。

像是受到了布莱克血液的召唤,在凹槽中,一下子泛起了血海,奔腾地流向了那三块巨石。

艾伦恍然,如果不是布莱克,外来人就算是闯过了画像,通过了镜门,恐怕也得不到布莱克家族的宝藏。

因为他们召唤不出如此之多的血液。

若非如此,恐怕将一个人放干了身的血液,都不能满足那三块巨石的需求。

三块巨石似乎很快就吸饱了鲜血,散发着暗红色的、诡异的光芒。

轰鸣声响起,三道拱门向艾伦敞开了怀抱。

“这密室里的三间房间,一间是藏书室,一间是藏金室,还有一间是放置珍藏古玩的。现在,它们都是你的了。”

布莱克神色认真地看向艾伦。牢不可破的誓言可不是开玩笑的,既然做出了承诺,就必须要履行。

艾伦也郑重其事地点头道谢。

他们首先去到了藏书室,里面的书籍极其可观,四壁都是书架,从地面到天花板,塞得满满当当。

艾伦见猎心喜,想要抽出一本看,却被布莱克阻止了。

“艾伦,你要小心。这里的大部分书籍,都不是你这个年纪的小巫师可以涉猎的。要知道,很多书的封面上都附有黑魔法。”

艾伦点点头,他当然知道,当初那本《灵魂的秘密》就险些让他吃了大亏。

艾伦从系统的储物格子中取出了一副防护手套,在布莱克震惊的目光中戴在了手上。

艾伦刚想动作,布莱克又道:“艾伦,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艾伦再次停了下来,看向布莱克。

“这些书籍中涉猎的知识,请你好好运用,不要变成像神秘人那样的巫师。还有”布莱克深深地看着艾伦的眼睛,好像要洞彻眼前这个少年的灵魂,“不要将这些知识教给哈利,不要沉迷其中。”

瞬间,艾伦就产生了一种自己是坏孩子,被别人的家长叮嘱着不要带坏自家好孩子的感觉。

这让向来是别人家孩子的艾伦产生了一种新奇的感觉。

艾伦点头,非常真诚地答应了下来,他现在和哈利已经渐行渐远,自然不会主动去教哈利魔法,更别提黑魔法。

不过,他也没有心情去翻动这些书籍了。

“我可以连书架一起搬走吗?”艾伦问。

“当然可以。”小天狼星疑惑地看着身无长物的艾伦,他要怎样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