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智自然看到了,红色的箱子,如果不是暴雨的冲击,真发现不了,至少他上来没发现过,大哥几次祭拜也没看到过,每年族人过来搭理也没发现过。

小厮们左看看右看看的,丁管家也等着四爷的开口。

昌智心脏咚咚直跳,他哪怕小时候不问外事,他也知道自家有些小秘密,比如家底有些过于的厚实,他们这一支认定单薄,尤其是到了爷爷这里,那是一根独苗苗,对,他爹也是独苗苗。

昌智亲自上前没让小厮动手,先是在墓碑前给爷爷和奶奶磕头,然后才动手去挖箱子,箱子并不大,埋的有些深。

如果不是空山水太大冲出了一个角,厚厚的土很难让人发现。

昌智亲自动手挖开,自己试了试有些沉,小心的拿上来,大概有首饰匣那么大,箱子上有锁,而且缝隙是蜜蜡封住的,不,应该是整个箱子都是封住的,一点的缝隙都没有。

丁管家有些发呆,“四爷,现在怎么办?”

昌智抱着箱子,看着自己的祖坟,其实坟墓不多,“我会写信回去,问问爹是否换个风水好的地方修建祖坟。”

至于手里的东西,他要想一想是他亲自带回去,还是让人带回去,昌智抿着嘴,让人带回去他不放心啊。

丁管家道:“那今日就先修葺下?”

昌智点头,“嗯。”

因为抱着箱子,没办法亲自动手了,看着小厮们动手将坑填上,又重新给坟墓添了土,确认不会有问题,才慢慢的下山。

嘴边美人痣清纯少女周末愉悦生活照

昌智将箱子抱着,手累了也没松开,小心的下了山,山脚下明清一直等着。

明清上前? “昌智叔? 山上一切可好?”

昌智? “上面没事,你也早些回去吧。”

明清看了一眼昌智叔抱着的箱子,他也没多想,笑着点头? “叔平安下来我就放心了? 那我先回去。”

“好? 回去和族长说一声? 一切都好。”

“嗯。”

昌智回到家? 苏萱已经准备好了热水也换洗的衣服,昌智将箱子交给媳妇,“你亲自拿着。”

苏萱疑惑? 却没问,守着箱子等着? 等相公洗漱出来问,“这是哪里来的?”

昌智小声的说了发现的经过? “我觉得这箱子应该是我奶奶埋的。”

爷爷先去世的,能在爷爷墓碑前埋东西的只能是奶奶,他觉得自家的奶奶有秘密啊。

苏萱惊讶,“那这箱子怎么办,怎么送回京城?”

昌智皱着眉头,“我觉得这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万不可有任何的闪失,你看没几个月就能回京了,我思前想后还是咱们带着最稳妥。”

苏萱摸了摸箱子,箱子上厚厚的蜡,这个箱子密封特别好,说不准里面还有几层,可见是十分重要的东西了,疑惑的道:“爹娘不知道吗?”

昌智回着,“我小时候听娘说过几次,奶奶走的急,我想应该是没交代清楚。”

苏萱一言难尽,这么重要的事竟然留着最后说,“这是教训,我老了一定先交代清楚。”

昌智乐了,“嗯。”

京城,周家,竹兰的脚已经能下地走动,虽然还不能走动太久,脚伤了也有好处,推了不少的应酬,哪怕天气反常,该有的一些应酬依旧没断过,京城就是个交际圈,每时每刻都有交际。

雪梅扶着娘,“娘,我这些日子在京城外,看到了一些粥铺子。”

竹兰脚步顿住了,“有难民进京吗?”

附近不应该啊,京城附近是最先打井的,而且朝廷已经各州通告会有救济粮。

雪梅解释着,“还是有一些的过不下去的,这几年丰收,粮食有不少都卖了,家里的日子等不到救济粮了,还是有一些进京的,不过不多,我听一些老一辈的人讲,今年天气反常也没以前的旱灾难,上一次旱灾京城外早就挤满了等待救济的灾民。”

竹兰心里欢快,“看来朝廷的政策是有效果的。”

雪梅点头,“附近的百姓都说朝廷好,娘,咱家要不要设立粥铺。”

竹兰没打算设立粥铺,她更喜欢利用劳动力,一份付出一份收获,“等你大哥回来,我和你大哥商量商量。”

雪梅笑着,“好。”

礼部,昌义有些不确定的问着,“大人,真的让我带队?”

他才七品,他怎么就不信呢!

汪苣也是惊讶的,尚书说完,他也特意问过,后来才知道,太子示意的,“是,这次出使各国你带队,这是你的机会,也是你自己制造的机会,机会难得,你可一定要办成了。”

昌义是激动的,声音大了几分,“下官一定办好差事。”

汪苣笑着,他是最愿意看到周家好的,汪家和周家是姻亲啊,“嗯,你也准备准备,这些日子多看一些出使各国的情况,半个月后启程。”

昌义握了握拳头,“是。”

下午的时候,周老大才回来,“娘,我在城门附近看到了皇上。”

竹兰,“你没看错?”

周老大,“儿子没看错,真的是皇上,儿子没敢多跟着,不过,皇上应该是去看难民和粥铺的。”

竹兰心道,现在朝政基本都是太子处理,皇上反而喜欢时不时穿着便服出宫四处查看,其实这样挺好的,亲眼看到比只看折子要好。

竹兰道:“京城外有了难民,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周老大抬眼看着娘,“儿子的确有些想法。”

“你说说。”

周老大道:“儿子没多大的本事,对种地还是了解一些,咱家院子里的菜李氏种的不错,所以儿子想,咱家的地已经保不住收成了,儿子想种一些菜,尽量弥补损失,所以儿子今日没急着进城,就是去查看难民,想看看有多少壮年。”

竹兰笑了,笑的很开心,因为老大的想法和她是一致得,“那就去办吧。”

周老大应着,“是。”

竹兰等老大出去了,对着宋婆子道:“各房都出息了,以前还用我操心,现在是真省心了。”

宋婆子,“那也是您和老爷教导的好。”

她是看着家里几个爷一点点成长变化的,以前的主母和老爷什么事都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