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阮玉春接连两次流产,元气大伤。正在她准备好好养身子的时候,她娘跟她爹却又上门大闹,说准备年后让她爹弟弟章哥儿去县学里念书,需要不少银子。

自打阮家要把她卖给一个傻子,她逃离了那个家之后,阮玉春自然是不愿意再给她爹她娘半点银钱。可她爹娘眼下似是吃定了她,说什么都要她掏银子,不然就去官府告康泽跟她无媒苟合,拐卖少女。

她无奈之下,只能恨恨的把手上攒了多时的十两银子给了她爹娘,总算是把毛氏跟阮安强给打发了回去。

结果姚月芳在那冷嘲热讽,说什么她一个手续都没过的妾,说白了就是通房丫头,竟然还藏了那么多私房钱,还偷偷给外人——简直是不知羞耻。

又在那暗讽什么这些日子明明还在养身子,竟然还恬不知耻的勾引康泽去她的院子,所以才有了先前流掉的那一胎——听得阮玉春几欲发狂,新仇旧恨加一起,直接就跟姚月芳厮打起来。

偏生这会儿康泽不在,家里头就剩下康泽他娘。

康泽他娘在那听着儿子后院的两个女人在那满嘴污言秽语的厮打,又急又怒,正要强撑着病体去把那两个女人给分开,不曾想,却被厮打红了眼的阮玉春跟姚月芳不小心推下了台阶,当场就摔得不太好了。

姚月芳这心理素质显然是比阮玉春要强一些,她几乎是立即大声喊了起来,声疾色厉,巴不得宅院里仅剩的那几个下人都听见,“妹妹,平日里我念在你年纪小不懂事,对你诸多忍让!今儿你怎么这么狠毒,把娘推下了台阶!快,快来人啊,快去喊大夫!”

这是要在事情闹大,康泽回来之前,把罪名死死的扣在她头上。

偏生这会儿场面乱的很,没有任何人肯听她的辩解,都在那忙着给康泽他娘找大夫。

姚月芳压着声音跟阮玉春道:“这多亏了你,帮我除去了这指手画脚的老太婆。妹妹你真是立了大功。等康泽哥回来后,我会好好同他说的……再加上那些仆人的指证,妹妹啊,看来你是铁铁的要下大牢了。”

慌得阮玉春一把推开姚月芳,夺门而出。

户外冬日游乐美女比剪刀手卖萌图片

然而这正中姚月芳下怀,阮玉春这一跑,她完可以说是“畏罪潜逃”。

阮玉春也是跑出来之后才想明白这个事,但这会儿再让她回去,那是万万不能了。

不过说她也不是个笨的,在这紧急的时候,她却是想到了一个人,或者可以帮她说话——

阮明姿。

那姚月芳为什么在康泽的后院里那么嚣张,不就靠那张跟康泽前未婚妻有些相似的脸吗?

按照康泽的说法,阮明姿生得更像他那深藏在心底的未婚妻,也更美——先前也曾因为这个,在阮明姿身上吃过大苦头,这反而让他更念念不忘。

她若是把阮明姿给弄来帮她说话,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也就正是前文,为什么这阮玉春雇来的马车这般横冲直撞速度飞快了。

只是阮玉春不曾想,竟然在街边就遇到了阮明姿。

这说不定也正是冥冥之中,老天爷在保佑她——

结果阮明姿听完阮玉春简略的说的康泽他娘摔下台阶一事,拒绝的更干脆了。

她一脸的诧异:“我又不是大夫,你找我做什么——”

她正想说,你若实在急着救人,她倒认识一个神医……

毕竟她虽然对阮玉春,姚月芳,甚至康泽,都是老死不相往来的想法,但康泽他娘的命是无辜的。

倒不如把席天地介绍给他们,还能再给席天地的小金库加上一笔外快。

结果阮玉春根本就不给阮明姿把话说完的机会,这会儿又青着一张脸去拽阮明姿的胳膊:“你跟我走就是了!”

阮明姿也恼了,再一次挣开阮玉春的胳膊:“差不多行了!你眼下该做的是请大夫去给人看病,而不是拽我!”

说完,她转身便走。

阮玉春这接连两次小产,没坐好月子,早就元气大伤,这会儿哪里拗得过阮明姿这常年劳动养下来的力气。

她再一次被挣脱,她眼见着阮明姿要走,那对于死人的恐惧又漫上了心头。

康泽他娘躺在血泊里的画面,像是点燃了她记忆里的某些恐惧,她浑身颤着瞪大了眼睛,对着阮明姿的背影,凄惶的大声喊道:“……你要是不去,他们会污蔑我杀人的!我,我没有杀人!”

阮明姿顿住脚步,脑里闪过什么。

她转过身,步摇的金丝在发间晃动着,明明是最为璀璨的金色,却衬得阮明姿那张倏地冷下来的脸,有些不知名的恐惧。

阮明姿脸色冷冷的,看着萎靡崩溃又绝望歇斯底里的阮玉春,嘴角勾起一个冷厉的弧度,淡淡道:“杀人?你不是早就杀过了吗?”

阮玉春刚想辩驳她没有杀过,然而她记忆里那个被唤醒的恐惧,突然与眼前的阮明姿重合,就像有人掐住了她的喉咙。

杀人……

两年多前,她曾经怂恿过阮成章,将阮明姿推下了山坡……

阮明姿头上满是鲜血,躺在山坡下生死未知的模样,就犹如死了一般……

那深埋在记忆中的可怖画面,此时然被唤醒。

阮玉春腿一软,跌倒在地,脸色白得比一旁的积雪还要更甚几分。

她疯了似的摇着头。

不,她没有杀人!

……阮明姿,这不是活的好好的吗?

然而她心底有个小小的声音说,阮明姿打从那时候起,就好像变了人一样,再加上她今儿说的这话,焉知不是已经死过一次了?……

这个念头从脑子里一闪而过,阮玉春骇大了眼睛。

旁人不是没怀疑过阮明姿突然变得那般能干,她当时是怎么说的来着,说什么,差点死了的人,自然是要坚强起来,才能保护自己跟妹妹……

真的是差点死了吗?

阮玉春手脚都剧烈的颤了起来。

看着阮玉春这反应,阮明姿却有些意兴阑珊的。

原主确确实实是死了。

这阮玉春眼下再恐惧,再心虚,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