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给我们5000万美元?

只按照同期银行的贷款利率来计算利息?

赚了钱抽一半?

陈耕的话,让帕特里夏·伊迪斯·哈里斯等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是觉得自己的老板苛刻,而是觉得不真实:怎么就有这么大一个馅饼落在我的头上了呢?

都说美国人,谁也不是傻子,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在美国,想要从银行借出来5000万美元有多难?或许对于费尔南德斯·陈先生来说就是一句话的是,但对于自己这些人来说,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boss在这个时候姐给自己几人5000万美元,与其说是借,还不如说是给了自己几人5000万美元的本金分红额度。

至于说赚了钱之后他还要分一半这件事……呵呵,如果没有费尔南德斯先生切操盘,自己能将这5000万美元亏的一分不剩,所以这份佣金,自己难道不应该出吗?

不但应该出,他们甚至觉得这有点不真实。

帕特里夏·伊迪斯·哈里斯的嘴巴嗫喏了几下,道:“boss,会不会……太多了?”

帕特里夏·伊迪斯·哈里斯的心情代表了他们几个人的心情,紧随着帕特里夏·伊迪斯·哈里斯,蒂姆·潘、马里恩·萨莫菲尔德以及科尔曼·扬一起跟着点头。

陈耕很理解他们的心情,对于他们的表现,陈耕很满意,他一摆手:“你们跟在我身边这么久了,到现在才这么一点身价,说出去是丢我的人!我希望当我成为州长的时候,未来的你们每一个都会成为千万富翁、亿万富翁,你们每一个人都能够给实现个人的财务自由,再也不用为钱的问题而发愁。”

千万富翁?

财务自由?

森女系妹子纯白居家服俏皮发带甜美笑容写真图片

陈耕的话,如同一记又一记的重锤,重重的砸在了眼前如同期待肉骨头的家伙们的心上:还有这样的好事?

谁不希望自己成为千万富翁啊?

谁不希望自己实现充分的财务自由,今后再也不用为钱而发愁啊。

是,没错,现在的自己,确实不怎么用为钱而发愁,但也没到买东西不考虑钱的程度,别的不说,私人飞机有了吗?

眼下的这几个人,只有当了小20年市长的科尔曼·扬有一架自己的私人飞机,嗯,一架贝尔-206直升机。

而现在,boss向自己做出了承诺,可以帮自己实现财务自由。

帕特里夏·伊迪斯·哈里斯的反应是最快的,在一开始的错愕之后,她立刻说道:“boss,我一定向忠诚于上帝一样忠诚于您。”

没办法,谁让所有的人当中就属她最穷呢。

有了帕特里夏·伊迪斯·哈里斯的这番表态,马里恩·萨莫菲尔德、蒂姆·潘等人纷纷跟进……

“boss,以上帝的名义向您发誓,我永远也不会背叛您。”

“先生,我……”

…………

“好了好了,你们这是干什么?”看着一个个跟自己赌咒发誓的家伙,陈耕哭笑不得:“我不需要你们的誓言,嗯,我告诉你们,只要好好地跟着我,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吃亏。”

…………………………

让陈耕没想到的是,当他调集资金、雄心勃勃的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一个让陈耕没想到的客人来了。

“索罗斯先生要拜访我?”蕾拉妮·泰勒汇报的这个情况,让陈耕有点意外:这家伙要干什么?

“是,”蕾拉妮·泰勒点点头:“索罗斯先生的办公室直接和我联系的,说是索罗斯先生想要见您一面。”

“这样啊……”陈耕略一沉吟,以老索同志在美国金融界和经济界上的地位,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随即点头:“那就回复他们,就说我很期待与索罗斯先生的会面。”

惊讶归惊讶,对于老索同志来访的目的,陈耕大致猜到了一些:应该是老索同志听说了自己在调集资金的消息,认为自己也同样看好东南亚,这才有了这次的拜访。

至于老索同志这次的来访的目的是什么,陈耕认为十有八九是希望跟自己联合。

没有人能够无视自己在1987年美国股灾以及1992年的狙击英镑当中的表现,哪怕他是索罗斯,如果他不想成为自己的敌人,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成为自己的合作伙伴,陈耕相信老索同志应该明白这一点。

老索同志确实明白这一点,所以在见面之后,简单的几句寒暄,老索同志就说明了自己的来意:“费尔南德斯先生,听说您在调集资金,准备进军东南亚?”

————————————

PS:兄弟们不好意思,请稍等几分钟。

“好了好了,你们这是干什么?”看着一个个跟自己赌咒发誓的家伙,陈耕哭笑不得:“我不需要你们的誓言,嗯,我告诉你们,只要好好地跟着我,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吃亏。”

…………………………

让陈耕没想到的是,当他调集资金、雄心勃勃的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一个让陈耕没想到的客人来了。

“是,”蕾拉妮·泰勒点点头:“索罗斯先生的办公室直接和我联系的,说是索罗斯先生想要见您一面。”

“这样啊……”陈耕略一沉吟,以老索同志在美国金融界和经济界上的地位,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随即点头:“那就回复他们,就说我很期待与索罗斯先生的会面。”

惊讶归惊讶,对于老索同志来访的目的,陈耕大致猜到了一些:应该是老索同志听说了自己在调集资金的消息,认为自己也同样看好东南亚,这才有了这次的拜访。

至于老索同志这次的来访的目的是什么,陈耕认为十有八九是希望跟自己联合。

没有人能够无视自己在1987年美国股灾以及1992年的狙击英镑当中的表现,哪怕他是索罗斯,如果他不想成为自己的敌人,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成为自己的合作伙伴,陈耕相信老索同志应该明白这一点。

老索同志确实明白这一点,所以在见面之后,简单的几句寒暄,老索同志就说明了自己的来意:“费尔南德斯先生,听说您在调集资金,准备进军东南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