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孙冬菊原本是笑脸相迎,可当她看到叶不凡的面容之后,顿时神色大变,直愣愣的呆在那里。

   上次在王家,她的注意力都在王玄策和王雪凝身上,甚至连王星野看的都不多,根本就没注意到旁边的叶不凡,直到今天才真正看清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相貌。

   看到长孙冬菊的样子,王雪凝吃了一惊,要不是双方年龄有差距,真以为要跟自己抢男人。

   “长孙阿姨,您没事吧?”

   “啊……没事,没事。”

   长孙冬菊这才回过神来,知道自己刚刚失态了,有些尴尬的说道,“不好意思,小叶跟我当年的一个旧人长得实在是太像了,有些失神。

   快坐吧,赶快坐。”

   几个人坐下之后,她依旧忍不住看了叶不凡几眼。

   “小叶,你姓什么来着?”

   叶不凡队长孙冬菊的问话忍俊不禁,说道:“长孙阿姨,我当然是姓叶啊。”

   “对对,看我这脑子都糊涂了。”长孙冬菊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说道,“你们长得实在是太像了,要不是你姓叶,我真以为你是他的儿子。”

   叶不凡有些好奇的说道:“长孙阿姨,真有这么巧的事吗?你说的那个人是谁啊?有机会的话我还真想见一见。”

   帆布鞋运动服美女黑长直发靓丽清纯图片

   他被长孙冬菊的反应勾起了一点好奇心,自己多少年没有找到父母,如果真的跟自己特别相像的话,或许能有一点线索也说不定。

   “曾经的一个故人。”

   提到那个人,长孙冬菊的神情迅速暗淡起来,叹了口气说道,“不说了,我也二十几年没见过那个人了。”

   “哦!”

   看到她的落寞的神情,叶不凡也没再多问。毕竟天下巧合的事情不多,他也没抱太大的希望。

   这时服务生将酒菜都送了上来,英婆婆关好房门之后退了出去。

   不过叶不凡的神识扫视到,这老太太就守在房门口,时刻注意着房间里面的动静,显然是在守护长孙冬菊的安。

   长孙冬菊给三个人都倒上一杯酒,然后端起酒杯说道:“小叶,昨天晚上的事晟儿确实做的太过分了,阿姨已经罚过他,同时向你正式道歉。

   而且我向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保证,明天我就带着长孙晟返回帝都,以后长孙家绝对不会再找你的麻烦,这种事情也不会再发生。”

   叶不凡一直观察着对方的神情,甚至感受着她的心跳,知道这些话完是发自内心,没有任何虚假的成分。

   不过他也没有立即端起酒杯,毕竟这是大事,长孙晟可是想要自己的命,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过去的。

   见他没有反应,长孙冬菊没有任何恼怒的神情,仰头将自己的酒一口喝干。

   “儿子没教育好,我这个做母亲的应该自罚一杯。”

   一杯酒喝光之后,长孙冬菊再次给自己的酒杯倒满,然后又从包里面拿出一张支票:“小叶,阿姨也知道这种事情不是钱能解决的。

   但这是阿姨的一点心意,算是对你的一点补偿。”

   说完之后,她目光灼灼的看着叶不凡。

   不知为什么,看到他的目光之后叶不凡心中没来由的一软,叹了口气说道:“长孙阿姨,这件事就算过去了,不过这钱我不能要。”

   长孙冬菊说道:“这怎么行?小叶,你是不是嫌少?要是觉得少的话你说个数字,阿姨绝不反驳。”

   叶不凡自始至终都没看那张支票一眼,说道:“阿姨,您都说了,这种事情不是钱能解决的。

   我之所以说这件事情就过去了,完是看在您的面子上,我不想跟你为敌,也不会去报复长孙晟。”

   这番话完发自肺腑,长孙冬菊带给他极大的亲近感,确实不想跟这个女人发生冲突,甚至成为仇敌。

   “那好吧,算是我们长孙家欠你一个人情,以后遇到什么困难尽管跟长孙阿姨说。”

   长孙冬菊说着再次端起酒杯,“阿姨敬你一杯。”

   这次叶不凡没有任何犹豫,端起酒杯碰了一下之后一饮而尽。

   最后酒桌上的气氛变得欢快起来,过了一会儿,王雪凝问道:“长孙阿姨,有件事我想问您一下?”

   “什么事?你说吧。”

   王雪凝说道:“我退掉了跟你儿子的婚事,您为什么不生气?”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婚约原本就是一种约定,既然有一方不愿意自然可以解除。”

   说

   (本章未完,请翻页)

   到这里,长孙冬菊脸上露出一抹缅怀的神色,“而且阿姨很欣赏你的勇气,能够勇敢的去追求自己的爱情。

   阿姨年轻的时候也跟你一样,那个时候我就想,谁敢碰我的爱情我就跟谁拼命,就算天王老子也不行。”

   叶不凡从她的目光当中能够判断这是一个绝对痴情的女人,只是不知道后来为什么落到孤身一人的境地。

   王雪凝由于排斥跟长孙晟的婚姻,所以对长孙冬菊的情况了解的不多。

   此刻饶有兴致的问道:“长孙阿姨,那后来呢?你的爱情一定很圆满吧?”

   “圆满?”

   长孙冬菊的脸上闪过一抹极其复杂的,随后摇了摇头说道,“算了,感情这种事谁又能说得清楚呢,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我们喝酒。”

   一杯酒下肚之后,她的脸颊上泛起了红晕,看着叶不凡说道:“小伙子确实不错,很优秀,有本事又不傲气。

   雪凝这孩子运气不错,找到了一个好男人,祝你们一辈子幸福。”

   这顿饭在极其欢快的气氛中结束,几个小时后,叶不凡跟王雪凝告别长孙冬菊,离开了云山会所。

   出门后,王雪凝说道:“小凡,还是你说的对,真的不是鸿门宴,看来长孙阿姨是确实想跟你道歉。”

   叶不凡说道:“我也看出来了,长孙阿姨是个好女人,只是不知道她这种性格,怎么生出长孙晟那种阴狠的儿子。”

   王雪凝说道:“那还用说吗?肯定是随了他爸爸。”

   “你怎么知道他爸爸不是好人?”

   王雪凝收到:“这不明摆着吗,连长孙阿姨这么好的女人都能抛弃,还能是什么好男人?”

   叶不凡说道:“感情的事儿谁又说得清楚呢?”

   云山会所里面,长孙冬菊看着叶不凡离开的背影,对旁边的英婆婆说道:“婆婆,你觉得他跟那个人像吗?我觉得实在是太像了,连走路的姿势都像。”

   婆婆声音沙哑的说道:“小姐,你还忘不了他吗?”

   长孙冬菊神情复杂的说道:“不是忘不了,我一直想要问问他,为什么抛弃我跟儿子?为什么突然不辞而别?为什么这些年杳无音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