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一时间,莫小飞就感觉到所谓的不能看见满月,和疯癫之中的鸣神春提及过的一些风言风语有关。

思绪一转,莫小飞便凝重地问道:“阿绣,三郎老爷的夫人有没有提及过,为什么不能看见满月吗?”

阿绣摇了摇头。这个做婢女的确实十分的忠心,这些年来,一直谨记着鸣神春的吩咐,一次也没有让长门鹤子看见过满月的出现。

“大人,您说,这会不会和鹤子小姐身体出现异状有关系?”阿绣此时一脸紧张地看来。

莫小飞只好道:“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也不知底。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亲自地检查一下鹤子小姐的状况。毕竟我也只是远远地看见,有些事情,不能够直接看出来。”

阿绣如今六神无主,同时对这位对自己关心的大人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奇妙感觉……很亲近的感觉。

她一个家里的下人,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只要能够照顾好自己的主子就好,尤其是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有人说鹤子小姐身体有些问题——鸣神春病逝前的嘱咐,一直都是阿绣所保守的秘密。

事实上,她本身对于这样的吩咐也十分的困惑,甚至想过如果让鹤子小姐看一次满月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只是这样的想法最终还是让忠心系哦啊莫。

也正是因为这一份的忠心,阿绣才会在莫小飞说出鹤子身体存在问题的时候,像是抓紧救命草一样。

这大概就是护主心切吧……莫小飞也没有想过,这次会有这样重大的发现。

“过几天,就是满月了。”阿绣此时算着时间,“大人,您那时候还会留在这里吗?”

吉他少女脸色通红阳光下写真

近藤月姬对外宣称只是游历路过,并没有明确说要在长门家逗留多长的时间,阿绣自然显得有些忐忑不安,生怕这位能够看出鹤子小姐身体有问题的‘大人’会很快离开。

过几天?

我这次能不能成功撑过三天的时间也说不准啊……莫小飞心中苦笑,阿绣那种热切的期盼和信任感,让他下意识地去回避则着。

“这个我也不清楚,要看月姬小姐的吩咐。”莫小飞摇了摇头,最终还是不忍让阿绣失望,继而正色说道:“不过,只要我在的时间,我应该会想办法搞清楚这件事情的。”

“大人,阿绣就拜托了!”

阿绣跪在地上,隆重的姿态让莫小飞呼吸顿时变得有些浑浊起来……他突然想要从阿绣的面前逃离。

“放心!”

他最终还是逃离了这个柴房——并且在离开之前,从阿绣的口中知道长门鹤子所在的地方……紫星不知道在那边当年诛杀妖怪的遗址有没有什么发现,莫小飞决定还是亲自接触一下长门鹤子好了。

……

“对了,还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呢?”良田还是搓着手的模样。

紫星淡然道:“良田先生,叫我阿紫吧。”

“阿紫小姐!”良田眉毛一挑,就打算继续恭维的时候,却见紫星突然停了下来。

当初诛杀妖怪的遗址当然不会在长门家如今的宅子之中,因此良田一路带着人走了出来。此时,远处,只见数名的男村民正扛着不少的东西朝着这边走来。

“他们是做什么的?”紫星直接问道。

“哦,那是为了几天后的祭祀准备的。”良田随口说道:“当初那只恐怕的妖怪虽然被讨取了,不过祖先害怕妖怪会化作恶鬼,从黄泉国归来继续作恶,所以每年都会在妖怪死亡的那天,对它进行祭祀。”

这大概就是莫小飞提到过的电影剧情之中,长门鹤子会死亡的那个祭祀吧……只是他一直都去不到祭祀的当日。

紫星默默地看着这些男性从自己的身边扛着东西走过……本身也作为贪狼一族祭祀的她看着这些所谓的贡品,下意识就有一种太过简陋的感觉。不过考虑到这个穷乡僻壤,也就没太多的想法。

二人继续前行,良田一路上介绍介绍这早稻村的事情,不久之后,直接就来到了遗址所在的地方。

此时,当然是再次看见之前扛着贡品的男人。另外,也还有不少的村民已经早早就在这里,负责搭建祭祀当天的祭台——也就是用木材和草绳搭建起来的一个架子的模样的东西。

紫星看了看这四周,寸草不生,她从地上抓了一把泥土,揉捏之间这块泥巴便直接化作粉尘——似乎仅仅只是这一块的土地如此,而四周的泥土肥力却十分的不错。

良田说这片土地被妖怪的血染过,自那之后就无法耕作任何的东西。

“那座雕像,也是们修建的吗?”紫星指着那搭建的祭台前方的一座残缺的雕像。

之所以说它残缺,是因为这座雕像已经被从中破开。而因为风雨的侵蚀,已经看不清楚这雕像的脸原本的模样……但从雕刻的装作看来,似乎是一名女性。

如果不是从中裂开,向两边倾斜,而是完整地合在一块的话,这应该是一名女性的雕像……当然,这还需要无视这位‘女性’的背后,长出了不少尾巴的这个事实。

“狐妖?”紫星眯起了眼睛……高原上也有着狐妖的存在,她不可能没有打过交道,因此从一些细微的特征,就对这雕像的本身有些猜测。

她下意识地细数着这雕像背后尾巴的数量。

良田却直接道:“对啊,继承了玉藻前之名的一名厉害的妖怪,村子流传下来的说法,当年的那一次讨伐,直接损失了上百名的武士和僧侣,即使是近藤家的老祖宗请来的阴阳师大人也身受重伤,才最终把它讨取成功。喏,这雕像就是当年那只狐妖让人修建的,而上面的裂痕,听说是被当年的阴阳师大人招来的一道闪电给劈开的!”

五根尾巴——紫星最终数完。

她并不知道玉藻前是什么样的妖怪,不过五根尾巴的狐妖在贪狼族统治的高原上也有那么几个,严格来说,是在高级妖怪和中等妖怪之间,力量并不见得有多强大,不过倒是听能够魅惑对手。

听说这颜无月世界四面都是大海,大海的对面到底还有没有陆地……这里和神州大地到底有没有关联?

她不是莫小飞,知道的秘辛要更多一些……所考虑的事情,自然也更多。

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紫星已经几乎可以肯定,这和贪狼族的一些古老的密卷上提及过‘碎片世界’有关……甚至可能直接就是一个碎片世界。

从历史的长河之中截取的一块片段,并不会影响历史原来的继承,然而这块片段却能够通过人为的意志,一次截取的时间点开始,再次进行不同的演化……当碎片世界能够发展成为真正完整的世界的时候,也就是碎片世界的主人从天地的某个巨大的囚笼之中超脱而出的时候……

“我可以到这雕像前去看仔细一点吗?”紫星忽然问道。

良田无所谓地道:“这个当然是没有问题的。不过最好不要触摸它,因为这样会不吉祥!”

紫星压根没有把这忠告放在心中……堂堂贪狼族的少主,阴贪狼的继承者,会害怕一直五尾的狐妖?哪怕现阶段阴贪狼重伤无法出来,她的神魂也不是一个小小的已经死去的五尾狐妖能够撼动得了的。

从祭台绕过,紫星来到了雕像之前,仔细地打量起来……打量得越发的仔细,紫星的眉头就越发地皱起来。

这雕像上的服饰……似乎是来自古代神州大陆的某个朝代?

“这是……”她猛然停下。

就在这雕像的背后,目光死死地盯着了这雕像的基座……盯着这基座上雕刻着的一些文字——从这个世界苏醒过来,紫星就开始了解颜无月世界的信息。

从风俗习惯到文化,甚至最基础的组成部分文字等等——而此时刻在基座上的文字竟然是……

“神州的文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紫星心中大为震惊。

只可惜这文字也早就被风雨侵蚀,能够辨认的已经微乎其微,仅有的几个字也看不出来点什么。

“鱼……归……蓬……”

鱼,归,蓬?

“阿紫小姐,刚说什么了吗?”良田此时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紫星摇了摇头,却是指着这基座上的文字问道:“刻在这基座上的文字,可知道说得都是什么吗?”

良田摇了摇头,“这我可不知道。这雕像比我爷爷的爷爷还要早就建造呢!”

“那这基座上的文字,可有拓印保存下来?”紫星再次问道。

“这个啊……这个我还真不清楚!”良田为难地看着紫星,然后搓着手道:“不过我可以帮阿紫小姐问一下。”

“那就拜托了。”紫星点了点头,“最后今天晚上之前能够给我答案。当然,我不会亏待的。这些钱就当做是一点酬劳吧。”

紫星取出一个沉甸甸的钱袋。

可眼前这个一脸狗奴才模样的家伙,此时却反而没有收下,“阿紫小姐,能够帮到是我的荣幸!这钱我不能要的……不过,或许可以给我美言几句,这样我在长门家应该能够好点。”

紫星看了良田一眼,想起这个村子被诅咒的谎言所欺骗着的事情,也就不奇怪良田的这种想法。

钱对他没用,但是在长门家的地位提升,倒是真正的好处了。

“可以。”紫星点了点头,她又看了这基座一眼,确实再看不出点什么来之后,才接着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要回去伺候月姬小姐了。”

“那是当然!阿紫小姐,让我给带路!”良田更为热情地走在了前面,几乎到了卑躬屈膝的程度了。

……

而正在这里搭建着祭台的村民们,此刻依然热火朝天,毕竟一年一次的祭祀日子,快要到来了……这可是村中的一个大日子。

此刻勤劳的村民却没有发现,存在了多年的雕像基座……基座上的文字刻痕,此时正缓缓地发生着一些变化。

侵蚀的痕迹正在褪去,而原本被风沙磨平的部分文字,也开始变得清晰起来——崭新!

如果有人发现的话,会发现此时雕刻着文字的基座的一面,完可以用崭新来形容。

“主人,这种文体的书写好漂亮呢。”

“这是楷体,应该是宋朝时候的官方文字了。”

年轻的俱乐部老板此时微笑着,说着一些自己哪怕不用购买情报也知道的常识……洛邱蹲在了基座的前面,伸手摸去,手指在那文字之间划过,“原来是另外一段的人生……”

“是呢。”优夜微微一笑,“毕竟是随着碎片拥有者的意愿来发展的。不过想来要是让秦小姐看到这一段记录的话,大概那颗道心又要破掉了”

洛邱摇摇头,随后笑了笑道:“忽然想起一句电影的台词。”

女仆小姐便眨了眨眼睛,露出了好奇的表情。

洛邱看着这双漂亮的眸子,缓缓道:“其实神也是人,只不过神做到了人做不到的事情……也就是说,刨除掉‘人所不能’的这个部分之后,也就对等了。”

女仆小姐却淡然道:“只是稍微高等点的生物而已。”

洛邱没有说话,盯着这刻印的文字一会儿之后,忽然伸手一抹而过。

虚空造物……一张已经拓印了基座上文字的宣纸就已经完成,继而生成为已经裱装好的模样——像是一副字画。而这之后,基座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模样,其上的文字,自然再次变得模糊不清。

洛邱把它交到了优夜的手上,女仆小姐便开始卷动起来。

“去接上大哲吧。”洛老板这会儿轻声道:“我们和艾瑞克斯的交易内容就交给负责了,我还想留在这里多一会儿。”

“好的。”优夜笑了笑,“早点结束也好,还可以赶得上回去给主人您准备晚饭呢。”

电影院的电影,才播放到了三分之二的程度而已。

……

……

夜之国的大门打开,大量充满煞气的妖怪与带着鬼面面具的武士,缓缓通过。

数十名的鬼面武士此时共同抬着一辆巨大的辇车。车上所端坐着的,便是三贵子之一的月读命。

前行之中,浩荡的队伍却忽然停了下来。

“何事?”月读命皱了皱眉头,声音从车上传出。

只见一名鬼面武士从前方飞盾而来,恭敬禀告道:“神主,前方有一名妖怪挡路,自称为酒吞童子,说有要紧的事情想要向神主您禀告!”

“酒吞童子?”月读命略微诧异一下,便点头道:“让它上前吧。”

这酒吞童子月读命也有所耳闻,算是一个实力不错的大妖怪了,只是一直没有归属三贵子的任何一方,独自逍遥。

如果能够在这个时候招揽过来的话,到也算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只是月读命此时心头隐约微跳,有种说不清的感觉……不怎么舒服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