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关于老板的身世,女仆小姐自然十分清楚。

她以为老板会直接把这种旧照片取走的,但很快,老板反而是把它贴回到了这墙壁原来的地方。

老板微笑着,伸手抹过了它一次,它就像是从未被取下过来一样。

洛邱只是拿出了手机,把这张旧照片拍下,保存了下来。

洛邱这才看着优夜,轻声道:“这照片墙上缺了一部分,就不好看了,不是吗?”

女仆小姐轻轻地点了点头。

洛邱这时候拉起了她的手,来到了窗边。他把这里老实的百叶帘拉开了一些,让阳光的亮度提升了一些,微笑道:“来,我也帮拍一张。”

优夜有些惊讶,但很快便顺从了下来。她习惯着回应主人的要求。女仆小姐并没有直接走在了阳光的地下,她知道自己应该站在什么地方,才能够让光影的效果更更好。

但老板并没有使用自己拿着的手机。他的手掌在翻转间,一个胡桃色的木盒子便已经出现在他的掌心上。

只是从俱乐部库房之中提取出来的一件藏品。

翻开了木盒子,里面装着的便是老板想要使用的东西……照相机。

街边靓女丽莎妹子俏丽迷人

一台镶嵌了金色边缘的哈苏500C。

老板低着头,微微地弯着腰,看着哈苏500C上的镜头,“嗯,虽然没用弄中式的盘发,不过真的是能够驾驭所有的衣服,下巴稍微抬起了一点好吗?”

时间就这样在快门的声音响起之中,悄然逝去。

……

当老冯拉开屋外铁闸的瞬间,时间也仿佛才再一次重新流动。

打开了铁闸之后,老冯看了一眼门面的缝隙。在这里,他出门之前夹了一块小小的书页在门的下方……而树叶,这会儿还好好地夹在原来的位置。

比脚腕没高出多少的位置。

老冯这才像是松了口气似的,伸手把树叶抽出,这才开了门,走了进来。老冯好好地打量着这件老房子。

似乎疑惑了一下,但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老冯摇摇头,想想自己是不是有些过于敏感。

老冯很快地把门都关上,放下了自己的工具箱。这回日,他没有马上就开始工作,而是飞快地把记录了夏漫身高尺寸的本子给取了出来。

老冯提起了剪子,走到了墙角的位置,用这量尺量出来了一个高度……夏漫身高的高度。

老冯小心翼翼地在墙上刻上了这个高度。

它虽然和墙角上的其它刻度相差了好大的一截,但老冯这一刻已经满足了。

轻轻地摸着这个新的刮痕,老冯笑了。

因为他从没有想过,自己还有做这种记录的一天……老冯觉得,这实在是太奢侈了——比他的生命,也来的奢侈。

……

……

犯人逃脱,可不是什么随便就能够用借口糊弄过去的事情——尤其是已经被定性为危险性极高的犯人。

除了已经正式向所有的电台电视台发布了通缉令之外,专案小组也已经成立。

在会议室内,除了马SIR管理的科室外,另外还抽调了两组的警员。

他们正在汇报最新的情况。

“这两天,我们的人都在各大的汽车站,火车站,甚至机场地方守着,没有发现犯人的踪迹。”

“那些私刑的,非法的野鸡车车主我们也排查过,也没有发现。赵茹没有留下消费记录,不过我们已经让银行冻结了她的账户。”

“暂时没有收到市民的线报。她也没有回过她原来住下来的地方。”

“马SIR,有没有可能赵茹已经潜逃离开了这个城市?她是让同伙救走的,而我们又不知道同伙是什么人的情况下,她能离开的机会还是很大。我们要不要申请其它市区的支援?”

“嗯”马厚德敲着笔道:“我已经知会了别的市区,他们也已经开始行动。不过我认为她离开这个城市的可能性还是很低。”

“马SIR,认为犯人还会继续留着?”一名警员不解道:“她已经曝光了,我们也在通缉她,她留着的动机是什么?”

马厚德正色道:“还记得她上一次想要逃离的时候带着什么吗?”

“带着……带着那些资料!”

马厚德点点头道:“没错,就是带着那些用来折磨补习班学生精神的照片。我们假设她怕事情败露,所以要畏罪潜逃。可是她为什么在离开的时候,不毁灭了这些对她来说几乎是致命的证据?而是要带走?”

“马SIR,是说,她笔记本上那些资料上的学生,依然还是她的目标?”警员愕然道:“她还敢吗?”

“不过,我审过赵茹……这个女人的心理状况有点问题。”另一个警员道:“对于心理异常的犯人,我们很难用正常人的思维去分析她的行动。”

马厚德点了点头:“不错,我也是这样想的。这样守着车站火车站找人,无疑是大海捞针。我们不如从那些资料上的学生查起来。林峰,分配一下人手,用什么理由也好,尽快和资料上的学生取得联系,看看他们最近有没有收到什么可疑的邮件信件之类……注意要看好这些学生的精神状态!”

年轻的小警官……林峰连忙点点头。

他要更加卖力啊……毕竟丢了犯人,他也是当事人,不卖力不行,

“好了好了,都去干活吧!”马SIR拍着手掌,直接把人敢出去了这个会议室。

他看了一眼坐在角落位置的王悦川,这才淡然道:“王同志,会议室我们用完了。这里的东西暂时不能收拾,就将就一下吧。”

“没什么。”王悦川只是低头在自己的笔记本上打着字,也不回头。

马厚德耸耸肩……反正两人的关系就从来没有改变过什么。

可正当马SIR也离开会议室的时候,表情便瞬间一变,像是碰到了鬼一样。他本来打算直接躲入会议室的,不过想起来王悦川就在这里,便硬着头皮地走了上去。

任紫玲来了……

马SIR几乎是小跑着般地跑着过来,“我的姑奶奶,咱有跑上来啦?”

“探班啊。”任紫玲白了马厚德一眼,提起自己手上的西饼盒,“给们送下午茶啊,怎么,不喜欢啊?”

“不不不,我高兴都来不及啊!”马厚德连忙推着任紫玲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不过我这会儿又要紧的事情,没空招待您啊!”

“没事,我自己能招呼自己。”任紫玲眯着眼道:“不过,们好像真的挺忙的啊?人都出去干活了啊……哦,还有个在啊?这谁啊?我之前没见过?”

“没见过的多得去了。”马厚德连忙挡在了任紫玲的面前,挡住了她的视线,然后在自己的嘴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我知道的目的是啥!局子发了通缉令满世界都知道,我就知道肯定会来的。不过,无可奉告!”

“哦,我想起来了,王悦川,对不对?”不料任紫玲忽然拍了拍脑袋道。

马厚德愣道:“认识他?”

“我就看着像,原来真的是啊?”任紫玲耸耸肩道:“不过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啊。”

“那怎么认识这个人的啊?”

任紫玲白了马SIR一眼道:“忘了我做什么的啦?王悦川,一年前破了一件特大的连续杀人案,不仅仅是我,这个省里那家做媒体的人不认识啊?不过太远了在省府,我懒得去采访而已。不过说起来啊,这家伙还真是有点小帅嘛?难怪去年小火了一把,挺多迷妹的。不过还是没有我家儿子帅!”

这女人的记性和眼力咋这么好?

马厚德正打算说些什么,任紫玲却皱了皱眉头道:“咦,这位年轻的辣手神探不是省局的人嘛?怎么在这里?”

马厚德还是打算说话,这会儿却又同时听到了背后传来了他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王悦川的声音。

“马警官,这是什么人?”

只见王悦川站在了会议室的门口,皱着眉头地看着过来……马SIR顿时就感觉到脑袋一下子不够用。

他该怎么解释?

“她…是……”马SIR飞快地道:“送外卖的!没错,送外卖的!我看大家辛苦了,所以弄点下午茶。”

任紫玲顿时瞪大了眼睛。

王悦川皱着眉头道:“人不是都是已经出去了吗?”

马厚德这时候冷汗涔涔,但还是硬着头皮,看着任紫玲,一脸怒气道:“对啊!我两个小时之前就喊了!现在才送来,们怎么搞的?还要不要做生意了?是不是路上看到帅哥走不动了?”

“马~警官。”任紫玲笑眯眯地摆头看着了马厚德,看得马SIR后背发凉,“对不起啊,马警官,我路上还真是看到一个帅哥所以走不动路了。别见怪哈~”

“不……不会。”马厚德手足冰冷,咳了咳道:“没、没关系,下次注意点就好。”

“嗯,那么,马警官,麻烦给钱吧?”任紫玲笑吟吟道:“多谢两百三十三块。”

“啥?这小盒子要两百三十三?怎么不去抢!”

“哎呀,马~警官。咱店小本经营,可是用的都是真材实料啊。马~警官,只是点的啊?我看您~是我们的老顾客,这已经打八~~折了。”

马厚德……马SIR瞄了一脸古怪的王悦川一眼,只能含着泪掏出了钱包。

“两百五,不用找零了!”

任紫玲一手把西饼盒子塞到了马厚德的手中,摇了摇手道:“多谢啦,马~警官。”

“不、不客气……”看着任紫玲还真是扭头就离开,马厚德才松了口气。

但王悦川还是站在会议室的门口,马厚德只能僵直般地转过身来,“那啥……王同志,要不要吃点?”

“不客气,我不饿。”王悦川摇摇头,这才走了进去,

马SIR忽然打了个激灵,一下子把盒子举高,想要摔在地上……可连忙却停了下来。

两百五十块的西饼,他舍不得啊。

不过马上,马SIR就收到了任紫玲的短信:我知道赵茹在哪。

……

……

一阵黑烟卷入了俱乐部之中,显化成形之后,露出来了一张老巫婆般的脸:黑魂十八号。

黑魂十八号看了一眼俱乐部的大堂,发现老板并不在这里。

只有优夜小姐正在柜台擦着杯子,而另外一个据说是这里的租客依然还是安静地坐在了角落的位置上。

“十八,有事情找主人吗?主人这会没在。”优夜淡然道。

黑魂十八号点了点头,“优夜小姐您在也一样,这是这几天我找到的金主资料。”

黑魂十八号掏出了三张的资料卡。

“还是和以前一样,效率真高。”优夜点了点头,“东西放下吧,等主人回来了,我会交给他的。”

“遵命。”黑魂十八号恭敬地点了点头,“那属下继续去找新的金主了。”

“去吧。”女仆小姐挥了挥手。

黑魂十八号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临出门前却好奇地转过身来问道:“对了,优夜小姐,上次我碰到的那位新的黑魂使者,好像不在这里?”

“说太阴子啊。”优夜微微一笑道:“他现在应该过得挺好,不用担心。”

鬼才相信这位女仆小姐的话啊……

黑魂十八号打了个冷颤,一下子飞出了俱乐部。

……

一声惊堂木响起。

别误会,这里其实没有惊堂木,这不过是从脱下来的拖鞋而已。只见太阴子危襟正坐,重重地拍了一下手上的拖鞋——在这个囚犯的活动室之中。

“……弓弦响处,这支箭就啪啦啦啦啦地飞出,正中几课小树。当时!大营里面是一片的喝彩声,吓得纪宁是出了一声的冷汗!就在这时候!们猜怎么着?”

“怎么着?”

一群老囚犯之中,有人就连忙地问了起来。

虽然很是好奇老冯这些年来都安安分分过日子,这几天突然就开始活跃起来……但老冯说书还真是好听啊。

说的是三国演义。

“嗯……水!”太阴子咳了咳声,一杯水连忙送到了他的面前。

太阴子润了润喉咙,这会儿又重重地把手上的拖鞋拍了拍,嘭的一声!

可就在这时候,周晓坤却急忙忙地走了进来,来到了太阴子的身边,大惊道:“不好了,老哥,老哥,张胖子来找了!”

“哪个张胖子?我还没说到温侯出场呢!有什么事情,等会再说!”太阴子不乐意地哼了一声。

“就是隔壁舱的张胖子啊!”周晓坤冷汗涔涔道:“老哥,不会忘记了,昨天抢了人家癞痢三6根香烟的事情吧?他就是跟张胖子混的啊!”

虽然不知道这位老哥这几天到底受到什么刺激,这个人都失常了一样。

不过看过昨天这老哥出手的一幕……周晓坤发誓,他从来都不知道这位老哥原来这么猛,深藏不露!

眼睛一眨,就把人家癞痢三撂倒在地上!

该不会是……化悲愤为力量了吧?

“哪个是老冯,出来!我保证不打死!”

一道粗嗡嗡的声音,这会儿猛地响起,“敢动我张胖子的人,不想活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