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主人,这山真奇怪,我们已经飞行了这么长的时间,但是始终没有拉近一点的距离。”

云雾的之上,两道身影正急速地朝着那透出了云雾的山峰飞去。

高速的移动,已经把云雾破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蓦然间,这两道身影停了下来。

仔细一看,会发现其实飞的只是当中一个,而另外一个则是被提住了衣领,带着一路飞行的。

苏子君与Jessica。

与道妖双方几乎同一时间抵达了玉龙柱出现的现场,也同时被玉龙柱释放的力量所转移到了这个地方的她们,已经持续地飞行了一段时间。

那冲霄而起的山峰,瞬间就成为了苏子君的目标——她推测不仅仅是她,恐怕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转移到了这个地方。

所以与其耗费时间去找人的话,倒不如朝着这个明显的目标而去,兴许会碰上。

只是让苏子君没有想到的是,这山峰居然飞不过去。

“啧,只能在地上走了吗……真是浪费时间的设计。”苏子君此时相当的不爽——她比较喜欢简单粗暴巨大的东西。

居家睡衣吃蛋糕少女光影下唯美图片

“主人,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忽然间,Jessica的手指往左前方一指。苏子君循着看了过去,随后皱了皱眉头,便提着Jessica一下子飞了过去。

气流冲散了云层,只见那云层当中,赫然有着一道若有若无的青色光芒。

她们很快就靠近到了这团青色光芒之前。

“这是什么……”Jessica此时吃惊地看着这道光源的本体,“一把剑?”

确实是一把剑。

这剑看起来相当的古老,不像是现代的工艺打造。

它此时垂直地竖立在天空之上,藏于云层当中,似乎已经有了很长的时间?

苏子君此时伸手朝着这把古剑的剑柄抓了过去,可是当她的手掌碰到了剑柄的瞬间,这把古剑却猛然颤动了一下,随后苏子君的手掌闪电般收了回来。

Jessica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因为就在这瞬间,自己这个强大的主人,她的手掌已经鲜血淋漓,手掌上竟然有了数十道的伤口。

苏子君低头看着自己受伤的手掌,愣了一下,“好锐利的剑意……有点意思。”

说着,苏子君冷笑了一声,那鲜血淋漓的手掌以恐怖的速度痊愈着。

这之后,苏子君再一次伸手朝着这一把古剑抓去。只是这一次,苏子君的手掌上同时也覆盖了一层暗红色的妖力!

当她的手掌再一次抓住了这把古剑的剑柄的时候,古剑再一次颤动——而这一次,苏子君的手掌并没有放开,“区区一把古剑,难道还比得上轩辕剑……给我安静些!”

但这话非但没有让这把古剑安静下来,相反更是激起了它的凶性!

此刻古剑的剑刃之上猛然闪过一道青芒,这之后,无数道的剑气自剑刃之上射出,无差别地分开飞掠而过。

苏子君微微一惊,一时间自己的手掌竟是拿捏不稳起来,一瞬间再次被这把古剑弹开。

“主人!”

与此同时,Jessica惊叫了一声,苏子君回头看去,只见Jessica的身上此刻竟是已经被这古剑释放出来的剑气割出了好几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啧!”

苏子君一下咂舌,急速拉着Jessica后退,同时身上冒出一个深红色的光罩,裹着自己与Jessica。

那些剑气在释放了一会儿之后就停止了下来。

此时古剑安静了下来,它四周的剑气并没有消散,剑气化作了莲花状,竟是把这柄古剑护在了中心处。

单纯的妖力似乎拿这把古剑没有办法……

苏子君皱了皱眉头,她能够感觉出来,这剑气上说释放出来的一缕若有若无的剑意,并不是杀性,而是一种傲气。

“剑中有傲骨……看来的主人也不是寻常人。”

苏子君吁了口气,对于这把古剑却越发的喜爱起来,“不过的主人把遗弃了在这里,还在等待什么……不管的主人是谁,我自问并不会比他差多少。”

深呼吸了一口气,苏子君再一次朝着这柄古剑抓去。

只是这一次她手上所覆盖的并不再是妖力,而是一股让Jessica感觉到惊恐的奇异之力……但自己的主人在使用这股力量的时候,似乎十分的勉******essica能够看见苏子君脸上的凝重之色,以及微微收缩的瞳孔……Jessica很清楚这些反应,这是正在承受着某种痛苦的反应。

而此时,苏子君的手掌却毫无阻拦地穿过了这把古剑之外的青色莲花,再一次握在了古剑的剑柄之上。

“我乃神州轩辕剑的正统继承者,神州轩辕剑的分身……世间万剑之首!俯首称臣吧!”

古剑再一次震荡着,发出了嗡嗡的剑吟之声……不像是悲鸣,却像是战歌一般!

它并不俯首称臣!

苏子君眼中浮现出一抹不可思议之色——但这同时也激起了她好胜的心理。

此时,她强忍着黄帝之力对魃之身体的排斥,死死地抓在了这柄古剑的剑柄之上。

“Jessica,躲在我的身后!”苏子君大喝了一声。

Jessica一个激灵,连忙抱紧了苏子君的身体,转到了她的身后。

此时剑气宛如狂风暴雨般,成千上万的剑气爆射而出,掠过长空,瞬间就把这天上的云层彻底驱散!

风暴!

就像是置身在了剑气的风暴当中。

此时苏子君苦苦支撑着——更多是来自于身体两股互相看不顺眼的力量的反噬!

古剑鸣响的声音此时越发的高亢……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见一道嘹亮的‘锵’声,那古剑竟是直接从苏子君的手掌中挣脱开来,一瞬间冲向了地面。

“主人?它去什么地方了?”

Jessica此时分明感受到了苏子君那手臂上轻微的抖动……苏子君却低着头,皱眉不语。

“我感觉到了一股迫切之意和雀跃……”

苏子君沉吟道:“可能是它的主人在召唤它,我倒是想看看,有这等傲气的剑……它的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说罢,苏子君翻身,一手抓住了Jessica的衣领,朝着大地急速坠落!

……

……

满目苍夷,巨大的石林恐怕已经被毁去了一半……不知道它原本迷宫般的阵法能力还能不能保留下来。

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王虎心想。

巨大并且菱角分明的手甲之上,此时布满了一道道的裂痕,它们就像是花纹一样,给予了手甲一种残破的美感——其实就是被打坏了。

让王虎处于一种怀疑人生的状态之下的是,除了他口中所说的不想用的第三阶的那种力量之外,已经火力开的他,此时已经被击倒了在地上:轻松地被打倒。

不仅仅白虎一族的传承秘宝白虎兽王甲被打爆,他身的骨头这会儿更是隐隐作痛,身体每一块的肌肉此时都像是发出了悲鸣的抗议。

王虎感觉自己就像是明明要报废了的轿车,却还强行参加了一次拉力赛般,结果跪在了中途的赛道上,然后冒出了滚滚的浓烟。

他躺在了地上,头顶上空是那强大的几乎作弊了一样的小小身影,还有她身后那些源源不断的雷球。

身边不远处,是那个才和自己打得不相上下的白衣女子,这会儿也是在苦苦支撑,但倒是没有像自己这样,被打倒了在地上,勉强还能够游走在战场。

从这点看来,这个白衣女子似乎比自己要强哪么一点。

这短短的时间内,王虎接连遭受了好几次的打击——这让他不禁怀疑一件事情,在干趴了天之四灵另外三族的最强者之后,被誉为天之四灵族近千年来最出色天才的自己,其实是不是有些水分。

还是说,其实是因为这一届的天之四灵族都普遍的不够强大……传说在妖族当世的时候,每一尊能够神兽化的妖族大能,都可以移山填海。

咳咳。

王虎咳嗽了两声,一口脓血吐了出来。

大概是自尊心的缘故,也有可能是性子中潜藏着的不服输的狠劲,他撑着几乎要碎裂般的腿骨,硬生生地半站起了身来。

太过勉强的动作,让原本已经碎裂,只能勉强地粘合在了一起的白虎兽王甲一瞬间从他的双臂之上破碎散落。

王虎死死地盯着那个置身度外,好整以暇的老鬼,觉得这老鬼真的是面目可憎,很想在他的脸上轰上一拳头,再用泥巴糊他一脸。

“三娘,就乖乖认个错吧!看在昔日同门的份上,只要给为兄我跪地认错,给为兄捶肩捏腿,为兄是可以考虑放过的哟~”

贱入了骨髓般的声音,此时飘向了战场当中。

所谓的小人得志,恐怕就是这幅模样……不过这老鬼是不是太过没有大志,捶肩捏腿就可以了?

王虎皱了皱眉头,可那恐怖的小女孩完听命这个老鬼又确实是难办。

“太阴子,总是死性不改。”

白衣女子此时停了下来,手指一划而过,青色的剑芒瞬间斩开了一个雷球……只不过她心知肚明一点,眼前的这个盖亚似乎有永不见底般的能源。

这些雷球的威力,从可以把白虎兽王甲直接打爆就可见一斑!

可是她的法力却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急速地消耗着,落败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对方,恐怕还没有用尽力。

这似乎是太阴子下达的命令是‘抓住’,而不是‘消灭’之类吧。

“小师妹啊,这么多年了,还是这副嘴脸啊!”太阴子此时摇摇头,猛然怒道:“凭什么教训我!我才是师兄!!盖亚,给我好好教训这小娘皮!!”

“太阴子,莫非忘记了我现在还是老板的顾客……敢动我?”白衣女子此时却忽然冷笑了一声。

这让太阴子一下子就从心了起来……

她确实是买了两年可以在俱乐部住下的时间,还临时充当过一段时间的女仆,并且好歹也算是伺候过老板。

以自己老板那有些会念旧情的尿性看来,万一……

太阴子此时脸色阴沉不定,但盖亚接受到了命令之后就直接执行,没有半点的犹豫!

那一个个的雷球,此时猛然拉长着……竟是从球体变成了一根根长矛的形状。

此时,无数的雷电长矛,浮动在了盖亚的身后!

矛拥有穿透性,被它射中一下,恐怕并不好受!

“别打死!教训一下就可以了……”脸色阴沉不定的太阴子此时忽然又加了一句,“娘的,躺着两年也算是完成交易吧?”

盖亚的雷电长矛已经纷纷射出!

就像是百年一遇的流星雨般,只是此时落下的却是金色的星雨!

一道道的雷电长矛,轻松地击溃了白衣女子此时射出的剑光,白衣女子苦苦支撑了十来秒之后,左肩上便直接被一道雷电长矛贯穿。

接着下一个时间,她的手臂上,腿上,也纷纷吃了一记雷电长矛。

灌入身体的雷霆,在她的身上炸裂开来,素来清冷的脸上此刻露出了痛苦之色——当一轮的雷电长矛过后,白衣女子已经遍体鳞伤。

可盖亚的身后,那些雷电长矛却又再一次冒出,仿佛无穷无尽……这让白衣女子心中不禁有了一种绝望。

白衣女子,此时捂着胸口,咳了一口脓血出来,半跪到了在地上。

太阴子看了一眼,张了张口,神色微动,却又咬了咬牙,看着盖亚:“把她抓起来吧。”

了解

一束曾经轻松就把王虎捆着的彩色光带此时从盖亚的身边射出,不仅仅是朝着白衣女子,同时也是朝着王虎射来。

王虎挣扎了几下之后便放弃了挣扎,只是一双眼睛阴沉地盯在了太阴子之上……他身上的虎王纹此时却渐渐地改变了颜色,而他的瞳孔也渐渐地变成了竖瞳……

另一边上,受伤的白衣女子此时也被彩色的光带扎实地绑了起来。她咬了咬牙,目光微冷地也看这太阴子。

“小师……”太阴子冷哼了一声,却有些不敢却看这白衣女子的目光,只把目光偏开。

“贱婢,我劝还是赶紧向我认错吧!”

然而就在这瞬间,自天上忽然一道青芒射落!

射落的青芒更是直接斩断了彩色光带与盖亚之间的连结!

只见一柄古剑,此时垂直地浮动在地面之上,发出了轻轻的剑鸣之声。

与此同时,白衣女子与太阴子的目光,却同时死死地锁定在了这柄古剑之上。

“这、这不是……”太阴子此时脸色惊恐,下意识地往前走了几步,死死地睁开了眼睛,声音颤抖着,“这不是师尊的……青、青……”

却从白衣女子的口中,轻轻吐出了这柄古剑的名字,“青莲剑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