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直像是跳到了温水里。”当胖子进入到房间里,他不由得舒服地喟叹道。

很快,除了在房间里睡觉的卢娜,成员们都聚集到会客厅的中央,因为察觉到了气氛不同,包括被长眼带过来的马尔福也没有像平时一样坐在沙发上,而是自觉地在艾伦身后站着,他们的目光都聚集在壁炉旁的艾伦身上。

“在德姆斯特朗的生活的确没有大家平时执行任务那么刺激。”艾伦环视保护伞小队的成员们,“你们应该也觉得无聊了吧?”

“艾伦少爷,保护你就是我们的任务。”狼妈恭敬地说道,“而且我也很享受这段静谧的时光。”

“我觉得挺有意思的,能回到德姆斯特朗简直就像度假一样。”胖子抓抓后脑勺,他有点担心艾伦是不是看到他之前和学生们的胡闹了。

“艾伦少爷,有事你尽管吩咐。”四眼的声音虽然很机械,但显然她的脑子是最灵活的。

“我是想给你们找点事情做,给你们提升一下实力。根据我在资料上看到的,你们都还没有变身阿尼玛格斯。我想倒不如利用这段比较轻松的时光,大家完成这件事情,就算作一个任务吧。”艾伦的语气轻轻松松,就好像在讨论今天的天气一样,将变形阿尼玛格斯当做任务布置了下去。

一旁的马尔福有种不祥的预感,虽然他们这些在集训班里加入了哈里斯家族的成员们也能学到阿尼玛格斯的变形方法,但是由于平日里要完成学业,加上过程太过繁琐稍不注意准备工作就得重来,即便阿尼马格斯的变形方法他们已经算学得滚瓜烂熟了,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哪位成员真正去尝试过,而他本人因为上学期开学时被假穆迪变成过一只白鼬,那种屈辱和变成白鼬时的感觉一直纠缠着他,所以他一直对这种动物变形能力有些抵触,担心着自己的阿尼马格斯的形态。

“你们都对我在家族内公布的几乎一定成功的阿尼马格斯方法有所了解,其实我甚至有让巫师变成魔法生物的手段,就像我的阿尼马格斯凤凰一样。只不过,这些相对于普通动物的阿尼马格斯化形,它对巫师天赋的要求非常苛刻,除了身体素质外对魔力的要求也非常高,除了极少数天才中的天才,你们哪怕经过我之前应允你们的强化后,在魔力上也达不到要求,强行变化的话只会带来未知的结果,而显然这结果更有可能是坏的。”艾伦直接开诚布公以避免之后可能在他们心理造成疙瘩。

塔楼里的收藏还足够制作不少属性魔药,但增魔药剂经过家族这么久时间的收集,也不过才攒够了两瓶的量,显然艾伦还没大方到把这种珍贵的东西用来让这些手下提升魔力,他等这些成员消化了一下前面关于魔法阿尼马格斯的介绍,补充道:“最关键的还因为这需要长期匹配寻找相应契合度足够高的魔法生物……我的家人们到现在还没有能够找到与之匹配成功的魔法生物,所以,虽然我在此想让你们利用这懒得的空闲完成变化成普通生物的阿尼马格斯,但还是需要询问一下你们的个人意愿。”

“艾伦少爷,你不必如此为我们消耗时间和精力,普通人想练成阿尼马格斯需要好几年的时间,才能使人变成自己最适合的动物,还非常可能失败造成不可挽回的效果。在你之前,二十世纪登记过的阿尼马格斯只有七个人,所以我们能几乎百分百成功变成普通生物的阿尼马格斯就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狼妈赶紧说道,“我们之所以一直没有进行变形,是因为家族里给我们提供的知识实在是太多了,我们之前都更倾向于选择那些能快速获得回报的知识,除此之外,我们完成傲罗的新式训练也花了大量时间,从而耽搁了阿尼马格斯的变形。”

见众人都没有异议,艾伦点点头,手在面前的长桌上拂过,几个包装好的木盒出现在了桌面上。“这里是我为你们准备的相关材料,取走后就行动起来吧。”

性感私房内衣

狼妈会意,先收起了自己材料,打开看去,里面有曼德拉草的叶子、水晶小药瓶、还有一些鬼脸天蛾的蛹。

见所有人都拿走了属于自己的材料,艾伦叮嘱道:“这段时间你们就专注练习阿尼玛格斯吧。毕竟要将曼德拉草的叶子含在嘴里保持到满月,任何时候都不能吞掉叶子或者把它拿出嘴巴,否则整个过程就必须重新开始,这可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和变成魔法生物的阿尼玛格斯那种直接通过生物的血液配制出的药剂不同,普通阿尼玛格斯变形的难点就在于非常的繁琐,而且就算准备工作也带有很大的运气成分,虽然有布莱克家族的改良,让准备不再那么像原版那样严格节省了一些时间,变形的成功率也得到质的提高,但这些麻烦的过程却还是不可完避免。

“另外,我最近会去找卡卡洛夫,让他为我开放可以任意借阅德姆斯特朗里藏书的权力,我将会在研究的同时把这些藏书中我们没有的部分统统复制一份回去,因此我没有时间一直关注你们的情况。所以我必须提醒的是,当你们嘴里曼德拉草的叶子在满月之后,将叶子取出来,用一个水晶小药瓶装满唾液,将叶子浸泡在其中,让它接收纯净的月光。如果那晚恰好乌云漫步,那很遗憾,你只能从头来过了。”艾伦耸耸肩,他由衷希望他们好运。

“对着月光照耀的水晶小药瓶要加入一根你的头发与一银茶匙的露水,一定不要搞错头发,”艾伦想到当初赫敏用复方汤剂变形时将猫毛当成了潘西的头发的事情,嘴角微微上扬,“还有露水,必须搜集自整整七天没有阳光或人类接触过的地方。最后加入一个鬼脸天蛾的蛹,将此混合液放在安静、黑暗的地方。最后每次日落日出的时候用魔杖对着自己的心脏口念咒语‘阿马多,阿尼莫,阿尼马多,阿尼马格斯’,当你持续如此,在某个时刻,当魔杖尖碰触到胸口感受到了第二个心跳时通知我,我将会让赫敏的雷鸟科顿帮助制造一场变身时所需要等候的暴风雨天气。”

正接过各自材料的队员们点点头,变身阿尼马格斯最大的难点就是天气,有人甚至等待暴风雨的恰好来临了数年,而在这期间内,水晶小瓶必须保持完不被打扰,不与太阳接触的状态。阳光污染将会导致最惨重的突变,有大意的巫师因此变成了失去个人意识却仍然活着的一滩血泥怪,而德姆斯特朗日间变短的白天和不见阳光的暴风雪天气显然很适合避免遭遇这种意外。

“艾伦,我醒了,你不是说一起洗桑拿么?你把桦树树枝摘回来没,它真的对宿醉有帮助?”卢娜显然刚睡醒,睡得有点迷糊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

众人努力假装成没有听见的样子,咬着舌尖不让自己笑出声来维持着艾伦的体面。

“我是听那些教授说这对宿醉有好处的,你们知道,卢娜今天有点难受,我希望这会对她有所帮助。”虽然在壁炉旁艾伦已经涨红了脸,但他还是背着双手神色严峻地试图解释他这么做的原因,期望着其他人不要对他产生误解。

胖子突然咳嗽了一会,然后挠了挠头,“艾伦少爷,能再给我一片曼德拉草的叶子么,我刚才一不小心把它吞下去了。”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