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公府队伍路过的各府,都派了管家或是小厮在府门口查看,想知道国公府要去哪里。

姚侯府,姚文琦皱着眉头,亲自去府门口查看,到了府门口,遇到长子姚哲余,不咸不淡的道:“你也亲自来查看?”

姚哲余回京一直在兵部当差,只要父亲不找他,他是不会找父亲,他回京城这么久,这是第五次见到父亲,“是。”

姚文琦指尖勾着掌心,每次见到长子,他都后悔,后悔当初听了爹的话,没将长子一起处理了。

姚侯府侧门打开,国公府的马车已经过去了,只见到抬箱子的小厮。

虽然不知道箱子里是什么,可从小厮走路的步伐也能看出来,箱子里的东西很重。

姚文琦眯着眼睛,宁绪对张容川的好,一直都没掩饰过,这是去周家的,他也派人去调查张容川,现在调查的人还没回来,他可不信是认干亲,对于国公府而言,可不会认干亲。

那么问题在张容川的身上。

姚哲余已经转身回离开,父亲不愿意见他,他何尝愿意见父亲。

京城内,几位皇子除了三皇子,都已经离京。

张景时正在东城看着拆宅子,得到消息道:“你们给我盯好了,一有消息就立刻送过来。”

“是。”

清新马尾辫校花春日户外写真唯美动人

宫内,皇后坐在院子里,听到脚步声抬起头,“皇上怎么来了?”

皇上坐在一旁,“我来陪陪你。”

皇后心里不感动是假的,可再感动也比不上儿子们,她早已不年轻,她是母亲,尤其儿子被换后,她无时无刻不自责,每每想到,她都会想,她如果够厉害,是不是就能护着儿子?

她有过失去儿子的经历,不想再尝试,所以越到关键的时刻,她越冷静。

皇上拿起皇后的手,皇后保养的好,又比他小许多岁,他老了,“这些日子,朕去了其他宫歇息,你可。”

皇后用手挡住皇上的嘴唇,她是了解皇上的,儿子虽然没与她说,可她也清楚,这是局,“我懂。”

皇上握紧皇后的手,直直的看着皇后的眼睛,哪怕与皇后的关系恢复,他们依旧有裂痕,又握紧了几分,现在已经很好,笑着道:“明日宁绪就会带着容川进宫了。”

皇后眼里是期待,“是啊。”

周府,周书仁和竹兰早早的得到消息在府门口等着,远远的就看到国公府的马车队伍,很快,马车停在门口,宁国公与国公夫人下了马车。

周书仁和竹兰向前见礼,“宁国公,国公夫人。”

宁国公笑着:“日后都是一家人,周大人无需见外。”

国公夫人已经拉着竹兰的手,“我是一直想见见你,只是没机会。”

今日一见与她想的相差不多,能守好周家后院,又能教导好子女,杨氏是与周大人一样的人。

竹兰笑着,“日后我一定时常去拜访老夫人。”

国公夫人笑呵呵的,“这话我爱听。”

国公府的主人都到了,虽然都来了,可人不多,先要认亲,都在前院。

宁国公等谢礼都抬到前院内,才开口道:“周家对宁家有大恩,不仅救了容川的命,还将容川教育的这么好,我们宁家无以为报,这些都是身外之物,还请收下。”

竹兰看着院子里打开的箱子,她不嫌弃身外之物多,箱子里的珠宝晃的她头晕,还有几箱子的金子,剩下的箱子,有书籍字画,古董摆件等。

竹兰心酸,她辛辛苦苦攒的家底,还不如这次的谢礼,这就是顶级贵族的家底!

周书仁道,“国公爷的谢礼太贵重,我们是真将容川当儿子的养的,可不是为了图这些身外之物,这些谢礼还请收回去。”

宁国公笑着,“周大人的真心老夫看在眼里,可这是宁家的心意,周大人不收,老夫无颜认孙子。”

周书仁迟疑着,“这。”

宁国公继续道:“周大人也不想容川不归家吧,所以还请收下。”

周书仁表情很到位,有一丝的为难,更多的是为宁家着想一样,“国公爷这么说,周家再推迟就说不过去了,周家收下谢礼。”

竹兰心里想笑,周书仁的演技真是越来越好了,语气表情拿捏的十分到位。

竹兰和周书仁没因为眼前的金银失态,让宁家高看许多,要知道,周家是耕读出身,虽然日子过得不错,可这么一大笔金银,就算是京城都很少有人能抵抗住。

再看周家的几个儿媳妇,眼神里有惊讶,却无贪婪,周家的家风是真好。

国公夫人心里满意,如此家风才能将容川教导的这么出色。

宁国公夫人笑着道:“雪晗丫头,快过来。”

雪晗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心里暗自给自己打气,她不打怵,心里想着娘的话,不用怕,笑着走上前见礼,“国公夫人好。”

国公夫人拉着雪晗的手,对着竹兰道:“这孩子与容川天作之合,我一眼就喜欢这丫头。”

竹兰心里清楚,国公夫人当着所有人面表示对雪晗的喜爱,也是想告诉宁家所有人,别怠慢雪晗,“雪晗能入您的眼是雪晗的福气。”

国公夫人心里是真高兴,“都有福气,都有福气。”

容川见奶奶喜欢雪晗,提着的心落了地。

国公夫人注意到容川的小动作,眼里都是笑,这还没娶进门就护着了,青梅竹马的感情好啊,想到与相公也是青梅竹马,国公夫人本是因容川才对雪晗这么喜爱,现在多了几分真心。

前院的人太多,这礼物收了,容川认回宁家,李氏几人招待宋氏和俞氏去园子。

宁志祺和宁志祥,昌廉招待,至于国公府的重孙子辈,明云几个招待。

国公府有两个小姐,都是宁志祺的闺女,玉霜与玉露招待。

离开不少人,前院终于显得不拥挤了。

周书仁与宁国公聊天,时不时宁绪和世子会插话,聊的都是容川这些年的成长,别的关于政事一点都没聊。

竹兰和国公夫人聊的就不局限于容川,聊了很多明云几个,竹兰清楚,明云的出色,国公府很关注,也希望明云能与国公府的几位公子多来往。

杜氏插不上话,想着送来的谢礼,这些谢礼是国公府出的,这次真的大出血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