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同学,”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的校园里,陈耕拦住一个抱着几本书、戴着一副眼睛的姑娘:“可以请你帮个忙吗?”

姑娘一脸审视的看看陈耕,又看看陈耕身边的凯莉·希克斯,最后目光重新落回了陈耕的脸上,没有回答陈耕的问题,而是略带疑惑的道:“我觉得你有些眼熟,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

陈耕有些汗然:斯坦福的妹子都这么彪悍的吗?

好在妹子虽然够彪悍,还是痛快的说道:“你说吧,什么事情?”

陈耕急忙道:“是这样,你有没有看到戈登·贝尔教授?”

虽然奥尔森还没有正式批准戈登·贝尔的离职申请,但自打戈登·贝尔上次向奥尔森递交了辞职申请之后,他就一直没有回到dec上班,而是来到了斯坦福大学,他觉得单纯的教学生活不但可以让自己找回内心的平静,也对自己的心脏比较有利。

“你找贝尔教授?”妹子奇怪的看了陈耕一眼,却是痛快的说道:“贝尔教授刚刚下课,这会儿应该在他的办公室里,嗯,我带你去找他好了。”

“真的?太谢谢你了,你帮了我大忙,”妹子的友善让陈耕很开心,这让骨子里有着深深的华人被歧视的烙印的陈耕觉得斯坦福大学的学生的素质就是高,高兴之下,他急忙向妹子表示感谢:“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是否可以让我请你吃点东西表示感谢?”

妹子抿了抿嘴:“你应该很有钱吧?”

“啊?”

“你旁边的这位漂亮的小姐不像是你的女朋友,反倒像是你的助理……”说到这里,妹子的眼睛忽然一亮:“啊……我想起来了,你是数据研究公司的费尔南德斯·陈先生,是的,您就是费尔南德斯·陈先生!贝尔教授在今天的课上还提到过您,难怪呢,我时候我怎么觉得您这么面熟。”

粉嫩少女沈小仙儿小仙女

陈耕有些惊讶:这妹子的眼神够犀利的啊。

其实仔细想想,这也正常,陈耕在美国可不是默默无名的小人物,无论是他传奇一般的崛起经历,还是他屡屡的以弱胜强,都让他成为了美国梦的代表,并且凭借着一次次的“搞大事”成了“美国头条”上的常客。

而随着thkter系列微型机已经推出就在世界范围内热卖,他和他的数据研究公司也成为了美国计算机行业关注的重点,斯坦福大学的计算机系和麻省理工的计算机系作为执前世界计算机技术之牛耳的高等院校,对他自然更加不陌生,甚至有些教授多次在课堂上对陈耕的创业思维、对thkter的设计思路进行分析,陈耕还不知道,他其实已经是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麻省理工计算机系的名人了,真正的“虽然哥不在江湖,但江湖上却流传着哥的传说”——眼前这刚刚还略带警惕的看着陈耕的妹子,已经如同见到了偶像的迷妹一般,两眼都在冒小星星了。

被一个学生认出来了,陈耕真的挺开心,他微笑着向对方伸出手:“是的,我是费尔南德斯·陈,非常感谢同学你的帮忙,请问我是否有荣幸知道您的名字?”

“当然,当然,”妹子急忙点头,忙不迭的握住陈耕的手用力握了两下:“费尔南德斯先生您好,我叫安娜,安娜·斯特朗。”

“你好,安娜小姐。”

“不要叫我安娜小姐,叫我安娜就好,”小姑娘明显的很兴奋:“费尔南德斯先生,您是计算机领域的天才,是这样的,我和我的同学们设计了一款可以在您的cp系统上运行的软件,您可以帮我们看看吗?”

“呃……这个,当然没问题,能给我介绍一下你们的这个软件吗?”

陈耕没想到竟然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可人家妹子这么客气、这么热情的帮忙,拒绝的话陈耕实在是说不出口,而且,这妹子似乎是戈登·贝尔教授的学生,就冲着这一点,也要给点面子。

“这是一款个人财务管理软件,”见陈耕不像是在敷衍自己,安娜顿时兴奋了,她急忙说道:“我们都知道,很多人在自己的本专业方面或许很厉害,但对于财务问题却并不是很精通,在税务申报方面完看税务局的税单,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进行合理的避税,我和财经专业的同学我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所以你们设计了一款税务软件,这款软件可以帮人们进行税务统筹、合理避税?”

“不是税务软件,是个人财务管理软件,”安娜认真的纠正着陈耕:“作为一款通用型的软件,这个软件在个人财务管理方面肯定不能与那些厉害的会计师相比,但我们认为,对于那些年收入在3万美元至7万美元的中产阶层来说已经足够用了,他甚至可以让一个税前年收入为六万美元的人每年合理合法的少缴纳至少3000美元的税收!”

说到这里,安娜一脸的自豪。

握草!

陈耕惊讶的看着一脸自豪的安娜,如果这款软件真的如她所说的那样,那这个姑娘确实有足够的理由自豪,3000美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在这个美国人的人均月收入看看超过1000美元的年代,3000美元就相当于一个普通美国人一个季度的收入,哪怕是对于那些年收入为6万美元的高收入中产阶层来说,这也是很大的一笔钱了。

“很独特的软件开发思路,”陈耕点点头:“我对财务管理并不是很懂,但如果如果这款软件当真能够做到如你所说的那样,应该没有大的问题。”

只要软件没有大的问题,而且定价合理,这姑娘和她的朋友们应该能够凭借着这款个人财务管理软件赚到第一桶金。

得到了陈耕的认可,安娜明显的很激动:“真的?费尔南德斯先生,您真的认为这款软件不错?”

陈耕笑了起来:“我知道绝大多数的美国人都不会对自己的财务状况进行管理,而专业的个人财务管理专家他们又请不起,但请不起不代表他们没有这方面的需求,如果你们的软件真的能够做到你说的那样,我认为钱途不错。”

钱途不错?

安娜的眼睛瞬间亮了,她小心翼翼的问道:“那……如果是您的话,您愿意花多少钱把这款软件买下来?”

“我不会买它,”陈耕笑着说道:“这是一个不错的软件,我的意思是,我看好这款软件的市场表现,但它能赚到的钱太少了……”

说到这里,陈耕忽然停了下来。

“……”

凯莉·希克斯和安娜·斯特朗一脸迷茫的望着话说到一半忽然停下来的陈耕,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而且,”略略一顿之后,陈耕接着说道:“你不觉得一次性卖断给我,不管我出多高的价格,你们都太吃亏了吗?”

“……”

安娜一脸迷茫的望着陈耕,有些不明白陈耕到底是什么意思:说看不上这款软件的是你,说我吃亏的也是你,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好在,能考入斯坦福大学的就没有几个笨蛋,安娜·斯特朗隐隐约约的有种感觉,但她并不是很确定,小心翼翼的向陈耕问道:“那……费尔南德斯先生,您的意思是……是……”

————————————

ps:兄弟们不好意思,请稍等几分钟。

只要软件没有大的问题,而且定价合理,这姑娘和她的朋友们应该能够凭借着这款个人财务管理软件赚到第一桶金。

得到了陈耕的认可,安娜明显的很激动:“真的?费尔南德斯先生,您真的认为这款软件不错?”

陈耕笑了起来:“我知道绝大多数的美国人都不会对自己的财务状况进行管理,而专业的个人财务管理专家他们又请不起,但请不起不代表他们没有这方面的需求,如果你们的软件真的能够做到你说的那样,我认为钱途不错。”

钱途不错?

安娜的眼睛瞬间亮了,她小心翼翼的问道:“那……如果是您的话,您愿意花多少钱把这款软件买下来?”

“我不会买它,”陈耕笑着说道:“这是一个不错的软件,我的意思是,我看好这款软件的市场表现,但它能赚到的钱太少了……”

说到这里,陈耕忽然停了下来。

“……”

凯莉·希克斯和安娜·斯特朗一脸迷茫的望着话说到一半忽然停下来的陈耕,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而且,”略略一顿之后,陈耕接着说道:“你不觉得一次性卖断给我,不管我出多高的价格,你们都太吃亏了吗?”

“……”

安娜一脸迷茫的望着陈耕,有些不明白陈耕到底是什么意思:说看不上这款软件的是你,说我吃亏的也是你,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好在,能考入斯坦福大学的就没有几个笨蛋,安娜·斯特朗隐隐约约的有种感觉,但她并不是很确定,小心翼翼的向陈耕问道:“那……费尔南德斯先生,您的意思是……是……”